pk10牛牛近200期走势图|pk10牛牛500期走势
當前位置: 首頁 > 稅收宣傳 > 媒體報道

  3月28日,中國社科院法學所發布了《法治藍皮書(2018)》(以下稱藍皮書)。藍皮書中《中國政府透明度指數評估報告》(以下簡稱透明度報告),對2018年機構改革之后對外有行政管理權限的49家國務院部門、31家省級政府、49家較大的市政府、100家縣級政府的信息公開工作進行了調查評估。

  結果顯示,2018年國務院部門透明度排名前十的是:國家稅務總局、教育部、商務部、交通運輸部、科學技術部、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家知識產權局、司法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生態環境部。

  “調研中我們主要采取觀察的方法對相關政府網站的欄目和信息進行瀏覽、評估,圍繞各級政府的決策公開、管理服務公開、執行和結果公開、政策解讀與回應關切、依申請公開等五方面政府信息公開情況進行考察。”報告執筆人、社科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呂艷濱向《法制日報》記者介紹。

  “今年的政府透明度調查對于國務院部委機關,具有特殊意義。因為這是2018年政府機構改革、經過大規模部門重組合并之后,各個部委展示自己政府信息公開工作的全新亮相。幸運的是,2018年的政府信息透明度整體成績并沒有下滑,甚至還穩步提高,這本身就是一種進步。”呂艷濱說。

  稅務總局折桂醫療保障局墊底

  在此次政府信息透明度調查測評中,國家稅務總局的表現很是亮眼,勇奪魁首,這也是稅務總局第一次在《法治藍皮書》“政府透明度測評”中獲得第一名。

  記者觀察到,在決策公開、管理服務公開、執行和結果公開、政策解讀與回應關切、依申請公開這五項指標考評中,稅務總局的成績都比較超前,特別是“政策解讀與回應關切”這項,得分高達91.6,從而奠定了稅務總局冠軍地位。

  近年來隨著增值稅、個人所得稅等的改革,我國稅收征收體系面臨重大調整,國家稅務總局非常重視政策解讀工作,按照“誰起草、誰解讀”原則,堅持政策性文件與解讀方案解讀材料,同步組織、同步審簽和同步部署的模式,來“政策解讀與回應關切”。稅務總局還特別重視創新解讀方式,利用新聞發布、專家解讀、網絡在線解讀等新媒體手段,多種形式地進行政策解讀。特別是2018年全年由稅務總局舉辦或參加的新聞發布會(通報會)就有十多次。

  因此,稅務總局此次在“政府透明度”評比中“蟾宮折桂”,并不意外。

  國家醫療保障局是2018年機構改革后新組建的國務院直屬機構。或許因為剛剛組建成立的原因,醫療保障局的透明度測評成績在49個部委中排名墊底,在“決策公開”、“政策解讀與回應關切”兩項指標的得分為零,也就是說這兩項信息公開透明度為零。

  此外,省級政府透明度排前十的有:安徽省、北京市、上海市、貴州省、四川省、山東省、寧夏回族自治區、天津市、云南省、海南省。

  較大的市排名前十的有:深圳市、青島市、蘇州市、成都市、寧波市、合肥市、廣州市、福州市、淄博市、銀川市。

  縣級政府排名前十的有:北京市西城區、上海市普陀區、浙江省寧波市江北區、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上海市虹口區、北京市東城區、山東省威海市榮成市、浙江省金華市義烏市、山東省煙臺市龍口市、貴州省六盤水市六枝特區。

  司法部在新組建部委中透明度“表現搶眼”

  記者注意到,在2018年度的政府透明度評估中,司法部“表現搶眼”,一改往年落后的頹勢,強勢進入前十,排名第八,可謂是進步神速,是所有機構改革后重新組建的部委中政府信息公開工作表現良好的一匹“黑馬”。

  報告執筆人呂艷濱研究員特別向記者提示:“在2017年度的政府透明度評估中,司法部還處于后十名中,2018年一躍而起進入前十,這和司法部積極推動機構改革后各項工作的努力分不開。應該說司法部是今年所有機構改革重新組建或職責調整的部委中,政府信息公開工作進步最大,表現最好的部委。”

  然而,除了司法部這匹“黑馬”,其他新組建的部委表現就差強人意了。

  比如國家醫療保障局,它是2018年機構改革后新組建的國務院直屬機構。它的透明度測評成績在49個部委中排在最后一名。而新組建的國家移民管理局則排在倒數第二。新組建的國家國際發展合作署則排在倒數第六。新組建成立的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則排在第38位,倒數第十二名。記者粗略統計,在2018年度的政府透明度測評排行最后十名當中,新組建部門約占一半。

  政務服務信息公開更加細化、便民

  公開政務服務信息是落實“放管服”改革的基礎性工作。2018年度的政府透明度測評顯示,2018年我國各級政府的政務服務信息公開工作做得更加細致,更加方便群眾。

  為了感受一下政務服務信息公開工作的細致和便民,記者在電腦上隨手點開了“浙江政務服務網”,發現它的“辦事大廳”政務服務指南,不僅有申請材料名稱和格式文本,還明確了材料來源(申請材料提供方)、申請材料形式、材料詳細要求等,讓申請人一目了然,做到“讓企業和個人到政府辦事”,“最多跑一次”。

  此外,福建省和廣東省的“政務服務網”上的政務服務事項指南,不僅有明確的辦事地點,而且還有交通指引,方便群眾和企業辦事。

  而且政務公開中行政審批結果的公開工作,也是更加精細化。比如北京市環保局將行政審批結果按照行政審批事項的種類、時間等進行了精細化分類,細分為10個子項,申請人可以限定條件進行篩選。

  同時2018年的政務信息公開工作,在政策解讀信息發布方面也是更加規范和便民。

  例如,北京市在“打贏藍天保衛戰”“優化營商環境”“防控金融風險”等多個政策發布、解讀專欄中,分別針對性地設置了政策解讀、圖解、視頻解讀等分專題,進行解讀;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在政策解讀專題中還設置了視頻解讀、政策圖解、部門解讀及專家、媒體解讀等形式。

  “在2018年度所有發布政策解讀信息的部門中,絕大多數都準確闡明了政策的出臺背景、主要依據、對象范圍、重點內容及特色亮點等要素。而且解讀形式豐富多彩,有動圖解讀、H5頁面解讀、視頻解讀、動畫解讀等。多媒體的解讀形式更符合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傳播規律,公眾的閱讀體驗感更強,更便于理解。” 呂艷濱告訴記者。

  法治政府建設年報發布尚未常態化

  《法治政府建設實施綱要(2015~2020年)》要求,各級政府部門每年第一季度要向本級政府和上一級政府有關部門,報告上一年度法治政府建設情況,報告要通過報刊、政府網站等向社會公開。

  記者發現,隨著國務院各部門對法治政府建設工作越來越重視,更多的政府部門開始發布自己的法治政府建設年度報告。根據2018年度透明度報告評估顯示,國務院部門法治政府建設年度報告的發布及公開比例明顯提升,共有27家部委網站公開了自己的法治政府建設情況年報,比2017年的12家有了進步。

  除了中央部委機關,在地方層面,法治政府建設年度報告的發布情況也越來越好。根據社科院測評調查,2018年度共有31家較大的市政府、31家縣級政府能按時甚至還提前發布年報。而且報告內容也趨于規范,能夠全面涵蓋政府職能的履行、法律制度體系的完善、決策水平的提升等法治政府建設工作情況。

  雖然有進步,但是法治政府建設年度報告的發布,還是沒有形成常態機制。

  2018年度透明度報告披露,仍有22家國務院部門、7家省級政府、12家較大的市政府和63家縣級政府,未在其門戶網站或其法制部門網站,發布2017年度法治政府建設年度報告。其中縣級政府未公布年報的比例最大,占比為63%。

  同時,年報發布不及時的現象也很嚴重。按照《法治政府建設實施綱要(2015~2020年)》的要求,各級政府及其部門應每年第一季度前制作完成年度報告并對外公開。但在2018年3月31日前,通過網站公開法治政府建設情況年度報告的,僅有12家國務院部門、7家省級政府、31家較大的市政府、31家縣級政府按時完成。甚至有個別地區的報告居然在2018年下半年才發布。

  中國政法大學法治政府研究院院長王敬波教授對此分析指出,法治政府建設年度報告是各級政府機構,對自己在上一年度法治政府建設情況的總結和梳理。

  “報告所體現出來的數據,也恰恰說明了我國各級政府在法治政府建設年度報告發布方面的差異性。近幾年來,我國法治政府建設的進步是可見的、迅速的,但在總體上依然是處于低位徘徊的階段,需要繼續努力。各城市之間、區域之間法治發展不平衡,法治水平差距不斷加大的情況,需要引起高度關注。”王敬波說。

  “雙隨機、一公開”公開情況還需完善

  2015年8月5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推廣隨機抽查規范事中事后監管的通知》,要求在政府管理方式和規范市場執法中,全面推行“雙隨機、一公開”的監管模式。所謂“雙隨機、一公開”,就是在監管過程中隨機抽取檢查對象,隨機選派執法檢查人員,抽查情況及查處結果應及時向社會公開。

  社科院透明度報告顯示,2018年度市場監管領域的隨機抽查結果信息公開程度相對較高,有26家省級政府市場監督管理部門、37家較大的市政府市場監督管理部門、67家縣級政府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公開了2018年本部門的隨機抽查結果信息。

  此外記者還發現,其他一些職能監管部門的隨機抽查結果信息,公開的也很詳盡,便于查閱。

  記者隨意點開了海關總署官方網站,發現海關總署公布了“雙隨機、一公開”統計表,按城市分類公開稽查辦結數、隨機抽查情況,包括隨機選取作業數、隨機選取作業占比、隨機選取有效率等等。更難得的是,海關總署還公布了2017年海關行政檢查隨機抽查事項清單,并對之前失效的清單做了標注。

  然而社科院報告也指出,各政府部門在隨機抽查事項清單的公開方面,透明度還是比較低,這種情況在部委機構層面尤其明顯。有16家國務院部門未公布本部門隨機抽查事項清單,占比約為30%。其中,新組建成立的國務院部門中,只有文化和旅游部及自然資源部,公開了自己的隨機抽查事項清單,且清單公開時間分別為2017年、2016年。其他新設立的部門都未公開各自的隨機抽查事項清單。

  對此,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湛中樂分析指出:“‘雙隨機、一公開’是一種新型政府監管模式,為杜絕權力濫用,監管部門需依法制定隨機抽查事項清單,凡法律法規沒有規定的,一律不得開展隨機抽查。為避免執法擾民,監管部門需根據當地經濟發展情況、行業企業實際情況,合理確定隨機抽查比例和頻次。這種隨機抽查機制,很大程度上壓縮了監管部門與市場主體雙向尋租的空間。而公開是為了更好地監督,只有加強隨機抽查事項清單的公開力度,‘雙隨機、一公開’的監管效用才能更大地予以發揮。”

相關附件下載:
關閉本頁
pk10牛牛近200期走势图 362娱乐 1分快3计划 欢乐生肖开奖历史号码 大乐透电子投注单 76111计划群很靠谱 大小单双玩法有什么特点 百炮打鱼 好运来彩票计划 体球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名仕国际娱乐在哪里